琐记

2015.1.3 星期六 天气晴

很久没有记录琐碎的堆砌的,就像积压了很久的衣柜没有整理。

半橱旧物
大四的上半学年已经走到尾声,你开始想着如何将被过去三年半充实的寝室挪出空隙,你翻出厚厚的棕色维尼熊袋子,寻思着将一些旧物寄回家里,打开衣柜,将近些时候在穿的衣服挪出来,于是突然发现,啊,原来某件衣服被你折在这里了,你寻而不见的东西其实一直存在,只是你总是将眼光投向你最近的地方,你最熟悉的视野,就像这衣柜的最上层的最外层。可生活也常常如此,你曾努力找寻过的事物因为曾经找不见,便一时放弃了寻找,直到你终于将它忘记,不再想起。于是你也想起了你曾删减了的电话簿,以及慢慢模糊了的一些名字,最后笃定地将某些人牢牢放在心底。

你翻出了某件刚入大学时购入的衣物,你还叹息地摇了摇头,你怀疑的问自己,那时候到底有着怎样的品美观才会将它收入囊中,是多稚嫩才会看着衣物上的木耳花边堆叠得一层又一层。

白色镶嵌黑白格子的连衣裙已经发黄,泛黄的布料又一次提醒你时间,现在你知道白色或许久不穿的衣服可以用塑料薄膜袋子套起来防止氧化,再往前几年,你学会了白色运动鞋洗后要盖上一层白色纸巾鞋面才不会在晒后留下斑驳的黄色污渍。

安妮宝贝说喜欢收藏旧物的人都缺乏安全感,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所以我清晰地看到大一时候买的一次性水杯,自己某个生日蛋糕上的彩色丝带,去万华岩你给我掰下来的小块石头还安静得留存在某个角落。我对每件旧物都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小心地留存着它们所寄予的任何一丝一毫的记忆,去填充那些忘记或不曾想起的曾经,或者你曾亏欠了时光,舍弃后又凭何怀念。

13点半

这样的冬日阳光很好,所以室友才会一大早将铺盖卷入楼顶并兴奋地预计今晚有个怎样热和的睡眠:将手臂晾在被窝之外或者侧身露出半边肩膀,两个人挤一张床的人在相互抱怨是被另一个挤出被单。

午餐后便独自去药店买了瓶止渴糖浆,面对咳嗽我还是妥协了。似乎太久没有在这样的点这样的天气出来行走在学校对门的街道旁边,温德姆前方的桂花树树叶依旧墨色沉淀,公交站牌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脚下步伐时急时缓,微风浮起帽沿的细细绒毛,我感叹这真是个惬意的午后,可惜忘了带上耳机,不然应该或者肯定会去楼顶和你一起分享一首轻柔的曲子,我想,你也一定会喜欢楼顶的阳光,或者像此刻,在阳光下踩着自己的影子,就像曾经有那么一个你欣赏我在下了雨的晚自习后,不管不顾地脱下高跟鞋拎在手上,赤裸着双脚溅你一身水花。

再次在药房确认体重,和前几天的结果相差无几,被亲爱的珊姐说成瘦成了锥子脸的我,为何体重器上还是那么现实地有增无减呢,我的怪异表情似乎又被药房的年轻男人捕获到了,所以那就赶紧落慌而逃吧。

回程清晰的男声传来,是中年男人带着一家子走在我的身侧,他开心地以他儿子的口吻说着:我就要去成都了~小男孩在原地打了个转,兴奋地向了前方摆好姿势,这样的活力点燃了我的某种不自觉的笑意,不料中年男人却对着男孩说了句:看,有美女在笑话你呢!男孩俏皮地折回来对着我学着他爸爸的语气学了句:美女!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已经乐不可支。童真让人无畏,也让人对世界充满好奇,小男孩飞快绕过“花椰菜”桂花树,被方形的灯柱淹没后又快速出现,他蹲在地上草草研究了一番绿植,又瞬间被其他东西吸引,是啊,他们都是天使。

1:40

还有很多没有记录完头痛就开始折腾我了,哦,不,它从我编辑的开始就在向我问好,那么熟睡的你,熟睡的现在有着深沉呼吸的室友,晚安~愿你们都有一个好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