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刚接到短信通知,恭喜她获得研究生考试复试资格,同样准备了半年时间,但努力打了水漂的自己,脸上无恙,可是心里的波澜怎么藏……


日幕晚,街灯起,这首曲子就有了安静的心跳~


博物志:

把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盲选阶段所有歌曲刷完后最喜欢这一首。

各种意义上的喜欢。

有些字句天生带着怀旧的质感。配上温暖的旋律……舒舒服服地唱着……大概每一次听都能勾勒出不同的桥段。

罗伯特·康蒂说这世界必得停下来,让我讲几句对木心表示钦佩的话。

也是我特别想说的。


这首歌适合一个人静静的、慢慢地听。时间是不是都慢下来了?


《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琐记

2015.1.3 星期六 天气晴

很久没有记录琐碎的堆砌的,就像积压了很久的衣柜没有整理。

半橱旧物
大四的上半学年已经走到尾声,你开始想着如何将被过去三年半充实的寝室挪出空隙,你翻出厚厚的棕色维尼熊袋子,寻思着将一些旧物寄回家里,打开衣柜,将近些时候在穿的衣服挪出来,于是突然发现,啊,原来某件衣服被你折在这里了,你寻而不见的东西其实一直存在,只是你总是将眼光投向你最近的地方,你最熟悉的视野,就像这衣柜的最上层的最外层。可生活也常常如此,你曾努力找寻过的事物因为曾经找不见,便一时放弃了寻找,直到你终于将它忘记,不再想起。于是你也想起了你曾删减了的电话簿,以及慢慢模糊了的一些名字,最后笃定地将某些人牢牢放在心底。

你翻出了某件刚入大学时购入的衣物,你还叹息地摇了摇头,你怀疑的问自己,那时候到底有着怎样的品美观才会将它收入囊中,是多稚嫩才会看着衣物上的木耳花边堆叠得一层又一层。

白色镶嵌黑白格子的连衣裙已经发黄,泛黄的布料又一次提醒你时间,现在你知道白色或许久不穿的衣服可以用塑料薄膜袋子套起来防止氧化,再往前几年,你学会了白色运动鞋洗后要盖上一层白色纸巾鞋面才不会在晒后留下斑驳的黄色污渍。

安妮宝贝说喜欢收藏旧物的人都缺乏安全感,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所以我清晰地看到大一时候买的一次性水杯,自己某个生日蛋糕上的彩色丝带,去万华岩你给我掰下来的小块石头还安静得留存在某个角落。我对每件旧物都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小心地留存着它们所寄予的任何一丝一毫的记忆,去填充那些忘记或不曾想起的曾经,或者你曾亏欠了时光,舍弃后又凭何怀念。

13点半

这样的冬日阳光很好,所以室友才会一大早将铺盖卷入楼顶并兴奋地预计今晚有个怎样热和的睡眠:将手臂晾在被窝之外或者侧身露出半边肩膀,两个人挤一张床的人在相互抱怨是被另一个挤出被单。

午餐后便独自去药店买了瓶止渴糖浆,面对咳嗽我还是妥协了。似乎太久没有在这样的点这样的天气出来行走在学校对门的街道旁边,温德姆前方的桂花树树叶依旧墨色沉淀,公交站牌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脚下步伐时急时缓,微风浮起帽沿的细细绒毛,我感叹这真是个惬意的午后,可惜忘了带上耳机,不然应该或者肯定会去楼顶和你一起分享一首轻柔的曲子,我想,你也一定会喜欢楼顶的阳光,或者像此刻,在阳光下踩着自己的影子,就像曾经有那么一个你欣赏我在下了雨的晚自习后,不管不顾地脱下高跟鞋拎在手上,赤裸着双脚溅你一身水花。

再次在药房确认体重,和前几天的结果相差无几,被亲爱的珊姐说成瘦成了锥子脸的我,为何体重器上还是那么现实地有增无减呢,我的怪异表情似乎又被药房的年轻男人捕获到了,所以那就赶紧落慌而逃吧。

回程清晰的男声传来,是中年男人带着一家子走在我的身侧,他开心地以他儿子的口吻说着:我就要去成都了~小男孩在原地打了个转,兴奋地向了前方摆好姿势,这样的活力点燃了我的某种不自觉的笑意,不料中年男人却对着男孩说了句:看,有美女在笑话你呢!男孩俏皮地折回来对着我学着他爸爸的语气学了句:美女!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已经乐不可支。童真让人无畏,也让人对世界充满好奇,小男孩飞快绕过“花椰菜”桂花树,被方形的灯柱淹没后又快速出现,他蹲在地上草草研究了一番绿植,又瞬间被其他东西吸引,是啊,他们都是天使。

1:40

还有很多没有记录完头痛就开始折腾我了,哦,不,它从我编辑的开始就在向我问好,那么熟睡的你,熟睡的现在有着深沉呼吸的室友,晚安~愿你们都有一个好梦。


我永远也不会让你找不到我……

我脱下毛呢外套,站在阳台,空气里有暖风,洗了的枕套轻触,还有阳光的体温。
天气预报:阵雨,可是这里是一览无余的晴空。
这样的感恩节很好,这样的午后,我们都该美好……

木棉的诗

木棉的诗,我离开的时候,你俩一个跟我走了,一个不能跟我走……

边城诗社:

无恙文字:



文/无恙

.

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

——木棉花语

.

如果我要建一个诗社,我想就叫它“木棉诗社”;如果我要出诗集,那第一本不妨就叫《木棉的诗》。

木棉的诗。

我从来没见过木棉花,我只是从舒婷的《致橡树》上读过: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然后我才知道“木棉”这个词语。

.

“我爱你。”

我对我爱的女生“说”——其实是在QQ上打出来、发过去的。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告白的方式这么怂:我原本想找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在灌木丛下、三叶草边,放上一卷牛皮纸的精美手札,用我漂亮的字写上一首漂亮的情诗,在她读的时候轻轻站在身后,拿着玫瑰。

纸买好了,诗写好了,找到了漂亮的花园,灌木丛和四叶草。然后……其实我是突然思念症爆发,然后就直接发过去了。

她说,我们太年轻。

.

废话。

我们今年才十七岁,我告白是两年前,也就是十五。那时候我已经认识她一年了。

她是个学霸。她这种学霸的局限在于,要想跟她谈恋爱,必须要等到高考之后。

我等。

她喜欢读诗,我便写给她——这就是我写诗的原因,亦是我写了这么多情诗的原因。其实,我们就是一起学英诗的时候认识的。

我写了很多,很多,很多。这或许是我唯一能留给她的了。

.

读者们,别期待了。故事就要结束了。

我要走了。

她说,高考之后。我高考之后是要出国的。我要去欧洲,这是我的愿望,无论如何我是要去的,怎么着也是五年。

我不能要求她等我。我不能要求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等我这样一个“不靠谱的”诗人。

是啊,她不经意间把我变成了一个诗人。真是不幸,这是一个戒不掉的瘾。真是不幸,这样一个诗人,人生目标和她完全不一样嘛。

爱情本来就不公平,是吧,“木棉的诗”?

.

“木棉的诗”。这是她曾经的网名。

“木棉的诗”。

有一次和她出去约会,我告诉她,我要走了。高考完,我在中国待半年,然后,离开。

她什么也不说。我抱着她,坐在车站的长椅上等公车。好长时间都没有车来。

“我或许会去法国看你。”她说,“我一直很喜欢巴黎。”

“我知道。”

.

那天,我在她家吃了晚饭,她母亲为我们下厨。我送她去上舞蹈课,然后回家。

在车上,一个邋遢的中年人一直在骂。骂座位骂烟头,骂天气骂政府。其实那天天气挺好的。

那人下车后,就只剩一站了。

她问我:“你真的爱我吗?”

“我爱你。”

她不说话。刹那,车到站了。她站在舞蹈学校的楼下,她转过身来,对我说:

“你知道吗,诗人,或许你只是爱上了诗而已。”

她转过头,快步走进去了。

我在那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她快下课的时候,我走了。

.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

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好了,那样就什么都不用纠结。

但最令人纠结的不就是爱情吗?“木棉的诗”?我不懂了,我究竟是爱你,还是爱诗?

“木棉的诗”。木棉的诗。

你俩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以前一直不懂。你们本就是一体的。现在我懂了,我走的时候,你俩一个能跟我走,一个不能跟我走。这造成了世界上一切的区别,还有一个诗人的人生——我的人生究竟会如何呢?我不知道。未来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

或许……你知道?女人的第六感向来是强的:

“我们这么有缘,还怕见不到吗?”


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词语才能完整概括自己,但我一定是那个你用心体会看到的那个我。

今天在图书馆不自觉地磨蹭了十分钟,以至于看时间时才发现晚上十点三十八了,整理东西出门,十点四十,图书馆五十米以内鲜少有人了,我还在脑海里捉摸是走前门还是后门,但是下达大厅却看到书展的摊子还没收,在昏暗的光线下聚集了五六个人在安静地看书,老板则无声地坐在书桌前,这真是幅温馨的画面,任何话语都是多余,我想停驻脚步融进去,可是时间却催促……

越往寝室方向走,人越多,成对的、成群的,未曾执着需要一份他人的陪伴,单仍然会羡慕那些嬉笑着从身边而过的人。今天霞霞说罗骁告诉她:只管考研,没考取如果想再尝试,那么就继续准备,我赚钱养你……朋友圈里,曾慧摊开一手的瓜子仁,镜头前她男朋友还在专心致志给她剥壳,她说,辛苦你剥那么久,可惜我两口就吃掉了……冰清的他每天中午定时给她打电话,跟她讲生活里的小事件,给他猜谜,于是同行的我们也多了一分乐趣。我想并非只有抓在自己手上的东西才能品到幸福,就像身边的她们,我们都借到了幸福的微光。

喜欢室友很多很多年的男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可惜那个人不是她,我问:你觉得遗憾吗?她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愣了半天,虽然不在一起,但是那么多年说没有任何感情那是假的。那个五月还为她奔赴郴州的人,那个因为要提醒她早起坚持复习而每天给自己定闹铃一大早打电话叫她起床的人,那么鲜活地关心着她,我们看了三年的人就在一个转瞬间身边有了另一个她。我只是惊诧,有时候或许就是因为感情太深才会在在一个转瞬之间因为累到极致看不到希望于是掉过头,去牵手另一个他(她)。而我亲爱的室友呢?那么多年,他们的朋友提到他和她之中的任何一个,另一个总是会被提及,他们的名字总是放在一起,有人说“因为那个人不是你,所以谁都不好”,她感动了,我也是。

我不知道亲爱的室友对那个男生的感情停在哪个区域,因为习惯了一直有他在或者因为留着那么一份喜欢,她也以为他会一直在,结果确发现,她转身的时候背后早已经没有人,人心经得起踏实的等待却经不起流年里的无望和不知晓的答案,所以猜猜猜、拆拆拆,你转身,或者我向背……

于是越发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再温柔也是徒劳……

在一个特别的朋友的介绍下,打开我的另一个后花园,我等着一个不期而遇的惊喜,说一句,看,我找到你了!